中石油大慶油田兩月虧超50億 遭遇空前危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  受低油價困擾,我國油田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  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了解到,中石油大慶油田今年前兩個月虧損超過400億元。這讓本就已陷入資源枯竭的大慶油田格外艱難。

  據了解,大慶油田後備資源接替缺陷,剩餘可採儲量僅有1.97億噸,但会 油田開發效益正在逐年變差。2015年,大慶油田首次實施減産,且在“十三五”期間平均每年都是減産1400多萬噸。

  我國最大的油田,曾經創造過無數的輝煌,大慶油田在低油價下正在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。

  業內認為,作為老油田的大慶,要比年輕的油田在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承擔更大的壓力。

  今年前兩個月虧損超400億元

  今年以來,由於原油價格不斷下跌,我國油田不斷爆出虧損以及停産等危機。

  先是中石化勝利油田2015年首次虧損,虧損額超過92億元,但会 關停了4個小油田。隨後,延長石油也因為巨虧,停産了要素油田,並出臺了減員降薪等方法來應對困境。

  近日,作為我國最大的油田、中石油的主力油田大慶油田也開始扛不住低油價的壓力了。

  《證券日報》記者從大慶油田的官方網站發現,從去年開始,千方百計降本增效,過緊日子,成為你你什儿 老油田的關鍵詞。

  有大慶油田人士告訴《證券日報》記者,從去年4月份開始,工資開始下降。因為整個集團壓縮績效工資總額,機關以及附屬人員職稱績效獎金系數撤回了。

  “今年前兩個月,油價持續走低,大慶油田虧損額已達400多億元,經營壓力不斷增大。”大慶油田黨委書記姜萬春在今年兩會上向總書記彙報時表示。

  數據顯示,2015年,大慶油田生産原油3838.6萬噸、天然植物氣35.3億立方米,實現收入1553億元、利潤102億元、稅費358億元。受油價影響,較2014年分別減少4002億元、542億元、5400億元。

  只还能能 認的是,大慶油田曾經創造過輝煌的歷史,被譽為“世界石油開發史的奇跡”。但会 ,經過幾十年的開發建設,大慶油田也面臨一点現實的矛盾和問題,制約著企業的可持續發展。

  根據姜萬春的介紹,國有老企業負擔重、矛盾多。還承擔著物業、公交、醫療、高等教育等一点企業辦社會職能。一齐,在低油價下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。大慶油田原油生産成本為45美元/桶,雖低於全國平均水準48美元/桶,但在當前低油價下經營形勢也十分嚴峻。

  “所謂船大難掉頭。”安迅思分析師張葉青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對於大慶油田來説,降成本很難。國內油田也正在轉變觀念,改變了過去資源為大的想法。“到岸成本比生産成本低,没了必要生産就停産。兩桶油都是做經濟性評估,低效的油井估計該關就關了。”

  而油價的波動,對於像大慶這樣的城市來説,對地方經濟的影響也非常大。

  2011年,大慶油田實現最高油價110.9美元/桶,營業收入2724.3億元,上繳省市稅費220億元。2016年,按油價400美元/桶測算,將分別減少1487.8億元和134.6億元。

  姜萬春表示,隨著油價持續走低,調減國內原油産量勢在必行,這將進一步加大對地方經濟的影響。

  昨日,《證券日報》記者多次撥打大慶油田宣傳部負責人手機,想就大慶油田現狀有所溝通,但該負責人总爱未接聽電話。

  資源枯竭難題待解

  實際上,除了低油價的壓力,大慶油田的資源枯竭問題正在成為大慶你你什儿 城市所还能能 面臨的重大困難。

  姜萬春就指出,大慶油田後備資源接替缺陷。剩餘可採儲量僅有1.97億噸。每年新增的探明儲量,低滲透、超低滲透佔比400%以上,難以滿足可持續發展的还能能 。一齐,大慶油田開發效益逐年變差。主力油田綜合含水已達94.64%,可採儲量採出程度已達92.31%,總體經濟效益持續下滑。

  大慶作為典型的資源型城市,曾倚仗大慶油田創造了驕人的GDP,但也讓你你什儿 城市陷入了資源依賴陷阱。

  事實上,這幾年,大慶油田的資源枯竭問題日漸明顯。

  中石油集團公司副總經理、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劉宏斌在2014年底的内内外部會議上曾表示,近年來,油田儲量接替缺陷的矛盾日益突出,剩餘可採儲量越來越少,穩産難度越來越大,加之新增儲量品位越來越差,經濟效益持續下滑。

  但雪上加霜的是,自從2014年原油價格開始下跌,大慶油田的日子更加難過,這直接導致大慶所面臨的困境也更加突出。

 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大慶作為一個傳統的資源工業項目,面臨幾方面的困難,第一資源枯竭,大慶油田已經逐步調低産量,第二油價下跌,全球油價疲軟但会 相當長時間內看只能快速、大幅回升的肯能。

  低油價下轉型艱難

  因為面臨資源枯竭的問題,大慶油田喊轉型也喊了好幾年,但在油價高的時候,轉型動力缺陷。而油價下跌後,低油價恐怕將長期指在的現實,讓大慶油田的日子就愈發艱難。

  姜萬春建言,大慶油田作為石油開發企業,創新轉型的難度是相當大的,鋻於當前可持續發展面臨的形勢,懇請國家在有關方面給予政策支援。支援黑龍江省石化産業安全集約可持續發展。要實現大慶可持續發展,走“以化補油”之路是現實選擇。

  作為油田城市,向下游石化産業發展可謂順理成章。大慶早就試圖通過“油減化補”,將石化産業打造成接續産業核心支撐板塊,成為國家石化産業基地,發展石化與延伸加工産業。

  據姜萬春介紹,2014年6月份,黑龍江省與中石油簽署了《深化戰略相互公司合作 框架協議》,規劃建設大慶石化千萬噸煉油和百萬噸乙烯一體化、大慶煉化千萬噸煉油和百萬噸聚丙烯改擴建項目。

  但不容樂觀的是,目前,石化行業産能過剩的問題也很嚴重。在去産能的背景下,如此大規模的開工新項目,似乎並都是理智之舉。

  “像大慶這種石化上游産業根深蒂固,轉型非常困難。”卓創資訊石油行業分析師高健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表示,但大慶現在的困難,也是由於石油商品週期性導致的。肯能未來石油走出了低迷的困境,大慶肯能也會隨之復活的。也不 我單純的走這條單一的資源依賴型的路徑並都是長久之計。

  (證券日報)